ADOR公开谴责HYBE审计员对员工进行骚扰和威胁!

5月10日,ADOR发表声明,谴责HYBE内部审计师最近的行为,他们被指控「虐待和骚扰」ADOR员工。

声明中表示 :

应对即将到来的ADOR股东大会,HYBE审计团队采用了不合逻辑的调查方式,导致ADOR员工遭受虐待和骚扰。为此,我们决定发表声明。

图片[1]-ADOR公开谴责HYBE审计员对员工进行骚扰和威胁!-饭拍社

在5月9日晚上7点左右,下班时间之后,HYBE审计团队开始盘问ADOR风格指导部门的一位组长。这次盘问一直持续到5月10日凌晨过后,超过5个小时。审计人员甚至跟踪该员工回家,没收其笔记本电脑和私人手机,侵犯了与业务无关的个人隐私。 此外,审计人员滥用审计权力,采用不合理的手段,例如施加精神压力,威胁员工「如果不配合就必须去警察局」。 尽管该员工告知了第二天她有早班,但审计人员仍继续使用施压的盘问方式,干扰了业务运营。

图片[2]-ADOR公开谴责HYBE审计员对员工进行骚扰和威胁!-饭拍社

根据这名员工的陈述,HYBE审计团队质疑ADOR与风格指导部门组长之间的雇佣合同,声称“该合约明显存在渎职和挪用公款的证据,因此将提起诉讼”,并以此向员工施压。 然而,该合约遵循了行业普遍惯例,其内容早在今年2月就已经共享给了HYBE的人力资源部门和财务部门。 HYBE审计人员无需采取如此粗暴的盘问方式即可获取该合约的详细资讯。

在广告制作行业中,像是发型、化妆和造型等工作,通常会在拍摄时外包给其他单位。而大多数参与拍摄的造型师都是自由工作者,他们会直接与广告商签订合同。

 

在ADOR,NewJeans进行广告拍摄时,造型师等工作人员不是外包,而是由公司内部人员负责。使用自家员工进行此类工作风险较低,能确保造型风格的一致性,并且当拍摄日程突然变更时,也能灵活应对,同时还能更好地保护艺人的隐私。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内部的造型师会从广告商那里获得劳务报酬,而当他们达到奖励目标时,ADOR也会将这些额外的收入纳入考量。

图片[3]-ADOR公开谴责HYBE审计员对员工进行骚扰和威胁!-饭拍社

在2023年进行绩效奖金计算时,ADOR评估当时存在过多的广告合作,再加上其他非广告业务的增加,导致公司内部造型师难以单独处理所有广告造型工作。 因此,从2024年开始,ADOR完成了将广告拍摄造型工作外包的谈判程序。 这项变更已于今年2月向HYBE的人力资源部门和财务部门进行了汇报。

HYBE审计团队质疑的焦点是该员工透过自由工作者合约从广告商收取的款项,这笔款项是员工基于奖励目标之外额外获得的酬劳。 这笔款项完全不影响ADOR公司的利益,也构不成挪用公款的证据。

ADOR进一步声称,HYBE审计团队为了找出ADOR运营中的任何瑕疵,正在「干涉业务、施加压力以及侵犯员工隐私」。

根据ADOR的说法,那位被盘问超过5个小时的员工正考虑对HYBE提出诉讼,理由是HYBE强迫其同意查看私人讯息并进行恐吓。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